登入

像劉秀那樣的人都造起反來了我們還怕什麽?

新莽末年,天災不斷,各地農民義軍紛紛揭竿而起,天下已然大亂。此時,劉秀之兄劉縯等南陽郡的英豪們也紛紛准備起事,但劉秀仍持謹慎的態度。此時,同郡人李通以“劉氏當複起”爲由,勸劉秀起兵,經過一番深思,劉秀見“天變已成”,遂與其兄在舂陵起兵。

春陵起事時,同族的許多人非常害怕,都說劉縯要害了自己,紛紛逃跑;但當他們見到劉秀穿戴著紅衣大冠的將軍服裝,率領起事人員回到春陵時,又說:“像劉秀那樣謹慎厚重的人都造起反來了,還怕什麽!”於是,也就心安了。

這年十一月,劉秀等人的軍隊在小長安聚與官軍相遇,結果大敗。在此一戰中,劉氏宗族死了數十人,包括劉秀的二哥、二姐及劉良的妻子和兩個兒子。

像劉秀那樣的人都造起反來了我們還怕什麽?

網絡配圖

劉秀的二姐劉元死得頗爲壯烈。敗軍之際,劉秀單騎逃跑,碰上三妹伯姬,就把她拉到了馬上。不遠,又碰到劉元,催她快上馬,劉元看到追兵在後,揮手說:“你快跑吧,不能兩全了,不要都死在這裡。”追兵趕到,就把劉元和她的三個女兒殺了。

由於人心所向,起義軍迅速發展到十余萬人。軍隊人多,將領們都主張擁立一個劉姓的皇帝,以此統一號令,順應人心。南陽一帶的豪傑人物,都認爲劉縯最爲合適,因爲劉縯有威望,治軍嚴明。而新市、平林軍的將領們大都喜歡散漫放縱,擔心立了劉縯不得自由。他們認爲劉玄懦弱,容易控制,因而策劃擁立劉玄。

劉玄是西漢春陵侯劉仁的曾孫,在平林軍中,號稱更始將軍。劉玄當皇帝後,改元爲更始元年,並封了一大批官銜,封劉縯爲大司徒,劉秀爲太常偏將軍。

南陽一帶的情況使王莽震驚,他急忙調兵遣將,很快集結了四十三萬人馬,號稱百萬,命司空王邑與司徒王尋率領前往鎮壓。王邑、王尋首先與劉秀相遇,劉秀的將領見敵多勢盛,不敢作戰,都跑回昆陽城中。

他們憂念妻兒老小,都想各自回本土自保。劉秀非常冷靜地向將領們分析了形勢和前景,口吻嚴厲:“現在糧草無多,來敵強大。並力抗敵,還有打勝的希望,要是分散,必然被消滅,而且宛城還沒攻下,來不了救兵,昆陽一失,一天之內,各軍也就全都覆沒。現在爲什麽不同心同德,共建功名,反而只想看守自己的妻子和財物呢?”大家覺得有理,因此,抛棄了別的念頭。劉秀擔任了臨時總指揮的重任。

當時,昆陽城中只有八九幹人,劉秀要王鳳、王常守城,自己和李轶等十三人騎馬乘夜闖出城南門,召集在外的軍隊。劉秀到郾縣、定陵一帶,把那裏的軍隊全部集合起來救援昆陽。將領們舍不得財物,要求留一部分兵力看守。劉秀說:“現在要是打敗敵人,比這多一萬倍的珍寶都有,甚至可以奪得天下。要是被敵人打敗了,腦袋都保不住,財物還有什麽用?”于是,把全部軍隊都帶到了昆陽。劉秀又率領三千敢死隊,攻向敵人中堅,打得敵人措手不及,王邑被殺。

劉秀軍隊合力夾攻,王莽軍隊四處奔逃,相互踐踏,潰不成軍。王尋帶著剩下來的幾千人逃回洛陽。這就是中國戰爭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“昆陽之戰”案例。昆陽一戰,敲響了王莽政權的喪鍾。同時也提高了劉氏兄弟的威望。

但更始政權的內部矛盾也更趨尖銳。結果,劉演被更始帝殺害。劉秀怕自己遭到不測,趕緊跑到宛城假意請罪。不爲哥哥服喪,飲食言笑與平常一樣,若無其事。劉玄見劉秀沒有反對他的意思,有些慚愧,拜他爲破虜大將軍,封武信侯。而劉秀每當獨居卻獨自流淚,總是不喝酒、不吃肉,以此寄托哀傷。

更始元年(公元23年)九月,綠林軍攻入長安,殺死王莽,新莽政權滅亡。當時,關中一帶的官員趕來迎接皇帝劉玄去長安,見到劉玄的將領們頭上隨便包一塊布,沒有武冠,有的甚至穿著女人衣服,滑稽可笑,沒有莊重威嚴的樣子,唯獨見到劉秀的僚屬肅然起敬。一些老官員流著淚說:“沒想到今天又看到了漢朝官員的威儀!”對劉秀産生了敬佩、向往的心理。之後,劉秀被劉玄派往河北進行招撫。使得劉秀終于擺脫了劉玄對他的直接控制,開始了自由施展的機會。

像劉秀那樣的人都造起反來了我們還怕什麽?

劉秀在河北,每到一處,考察官吏,按其能力升降去取;平反冤獄,釋放囚徒;廢除王莽苛政,恢複漢朝的官吏名稱。在河北期間劉秀還粉碎了一起假冒漢成帝之子,另立朝廷的反叛事件。當假冒的王郎兵敗請降、要求給予優厚待遇時,劉秀說:“今若成帝再生,他也不能得到天下了,何況詐稱劉子輿的人呢!”使者要求封給王郎一個食邑萬戶的侯,劉秀說:“能夠保全性命也就可以了。”

在清理繳獲的文書檔案時,發現官吏與王郎勾結一起,毀謗劉秀的材料有幾千份。要是按這些材料提供的線索加以追究,必然會使一大批人惶恐不安。劉秀一律不看,把王郎的官吏們召集起來,當面一把火燒掉。他解釋說:這樣做,是“令反側子自安”。

對于農民軍,劉秀采取了分化、瓦解、收編爲主的政策。當時河北地區規模最大的農民軍爲“銅馬”。劉秀擊敗銅馬軍後,將其收編,大大加強了自己的軍事實力。因此,他還獲得了“銅馬帝”的稱號。

經過一年多的苦心經營,劉秀終于完全控制了河北地區。這時遠在長安的更始帝派使節趕到河北,封劉秀爲蕭王,企圖把他召回長安。這表明劉玄已經對劉秀不放心,要削弱他的勢力,奪回他的權力。劉秀自然明了這一意圖,以“河北未平”爲理由,拒絕應召去長安。劉秀與劉玄的裂痕從此開始明朗。

與此同時,以樊崇、逢安、徐宣等人爲首活動在河南東部的赤眉軍,正在迅猛地向長安進兵。赤眉一旦攻下長安,劉玄敗逃,就將出現一個奪取關中一帶的良好時機。

像劉秀那樣的人都造起反來了我們還怕什麽?

劉秀感到爭奪天下的時機即將到來。他一邊派將軍鄧禹率精兵二萬,向關中一帶進發,相機行事;一邊選定北據太行山、南臨黃河、地處險要、財物富實的河內郡(治懷縣,在今河南武陟縣)作爲進取中原的立足點。他選用文武兼備的良將寇恂任河內太守,冠以“行大將軍事”的銜號。他向寇恂交代任務說:從前漢高祖與項羽爭天下,把蕭何留在關中,我現在把河內交給你。你的任務是像蕭何那樣保證軍糧供應、訓練士兵和戰馬,阻擋外面的軍隊,不讓到這塊地盤上來,特別是不讓黃河以南劉玄的軍隊過來。

劉秀又在孟津(今孟縣以南)部署重兵,窺視洛陽。

安排妥當以後,劉秀又帶領一支軍隊回到冀中、冀北一帶。一路上將領們紛紛給劉秀上尊號,要他稱皇帝。劉秀一律拒絕。到了南平棘(今趙縣南),將領們又一再勸說,劉秀還是不答應。當人們都走開後,將軍耿純對劉秀說:“人們抛開親人和家鄉,跟從大王出生入死,本來就是想攀龍附鳳,實現封官拜爵的願望。現在大王遲遲拖延,違背大家的心願。我擔心人們失望了,就會産生離去的想法。人們一散,就難以再召集了。”劉秀由此相信,將領們要他當皇帝是出於真心,而且也是出於個人利益,並非虛讓。公元25年六月已未日,劉秀在浩(今河北柏鄉縣)稱帝。國號仍爲漢,年號爲“建武”。

0條評論
評論
相關推薦
搜索
話題相關